L O A D I N G
blog banner

中国玩家攻陷“鹅鸭杀”,爆红的真相:很意外_1

“最后亿把”,凌晨 3 点的直播间里不断地重复这句话。

主播们玩着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最后一把的小游戏,欢声笑语尖叫哀嚎都不缺。直播间的观众也陪着熬夜“加班”看直播,因为这个小游戏不仅上手玩停不下来,直播效果也让直播间的观众不舍离去。

1月2日,#鹅鸭杀#因为大量玩家涌入导致服务器崩溃而登上热搜榜首,1月3日晚,游戏服务器再度崩溃,大批玩家无法正常登陆游戏,转而上微博抱团取暖,#鹅鸭杀#再度登上榜一。

几次的游戏服务器崩溃主要由于大量中国玩家的加入。

早些时候,《goose goose duck》(鹅鸭杀)游戏开发团队成员herbert 发文表示,游戏服务器达到容量,比预期的玩家多了10万。随后其在声明中感谢中国玩家,并对近期服务器崩溃问题作出回应。

Steam数据显示,《鹅鸭杀》于2021年10月上线,在上线之初并未引发多少讨论。

直至2022年末,因游戏主播“魔性”的直播效果而火爆出圈。游戏热度的不断升温导致了服务器崩溃,开发团队不得不多次发文回应,比预期的玩家多出了10万,低估了大批量玩家涌入游戏对服务器造成的压力等问题,正在进行扩容维护。

2017年起,经典派对游戏“狼人杀”逐渐从传统的面对面桌游向电子版转型,在多方资本的推动下,数十款App现身市场,玩家热捧的同时,还收获直播主播、综艺节目制作方青睐,在泛娱乐领域热度持续至今。

作为又一款狼人杀,鹅鸭杀能活多久,能火多久,会是又一个只有一周生命的羊了个羊吗?

款游戏是因为大司马等游戏主播带火的,游戏主播的“带货”会是游戏新的营销方式吗?

对此,第一财经记者刘晓洁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,贫道以为:

只要能局局新,就有偶遇感,就能活下去,否则主播再大也带不火无趣的游戏。

鹅鸭杀的火爆,有其自身的特质,即派对游戏。

派对游戏往往有自己的独有游戏风味,例如可以线下聚合的《疯狂兔子》,又如其实就是在线狼人杀的《鹅鸭杀》,其本质都带有休闲游戏和社交游戏的味道,其火爆不难,出圈比较难。

《鹅鸭杀》在中国市场的出圈,或许更多的是因为Z世代中国玩家在桌游孵化下,有一定的习惯,并对换了点口味的差异化的体验有浓郁的兴趣。

《鹅鸭杀》严格来说不算页游化的小游戏,而是小型休闲游戏。

其生命周期关键是看玩法体验是否具有局局新的偶遇感(桌游本质上就是同一个规则下的局局新),并通过社交游戏的方式,获得更多可能,且厂商不断解锁或升级新的功能,维持新鲜感。

至于游戏主播带货,本身就是游戏行业的一大营销模式。

当年直播行业的爆发起点正是游戏主播,而最经典的主播带货而让游戏爆款的故事,则是主播演示之下、吃鸡游戏的全球风行。

作者 张书乐,人民网、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,中经传媒智库专家,资深TMT产业评论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